豬豬島小說網 > 歷史軍事 > 五代夢>  第七百八十三章 說服
    哪怕是有一些輕舟順流而下,當然最好就是有大木船代步,那就是最佳的選擇。
  
      不過郭鏡據斥候探子回報,還有密黨內部傳來的準確信息。張文表在西渡古鎮設有一座水寨,常年駐扎有幾百水兵。而這西渡古鎮可是去衡州城最后一站,更有老衡州城之稱。
  
      如果要一路順利到達衡州城的話,走水路到時候自然需要提前上岸防備,能夠拿下水寨自然更好。但是問題自然是要提前解決,不然還談何馳援。
  
      但是大家從邵州一路疾行而來,一路都是翻山越嶺的丘陵地帶,不但要防備楚軍,還要讓速度提高。這種強度拉練疾行,大家本來就有些疲勞了。
  
      按照軍事戰略來說,這種方式乃是兵家大忌。何況郭鏡對于這邊還是比較陌生,哪里有什么船只可供自己使用?
  
      眼見過了邵州中鄉境內,竟然看到了蒸水的源頭,郭鏡隱隱猜到了這就是皇帝劉繼興說的蒸水。他突然靈機一現。想到如果可以快速從水路走的話,應該可以讓此行快捷許多。
  
      于是在得到當地,幾個向導的支持下,迅速派出去幾個將士聯絡,希望能夠說服這周邊,以打漁為生的百姓,讓他們讓出幾艘自己的漁船。這一切似乎太順利,卻是令人心里舒暢。
  
      雖然不抱太大的希望,沒有想到居然成功了。就在半個時辰前,船只基本到位。許下了重金給這些百姓,讓他們沒有了后顧之憂,才讓在修整的將士們陸續登船。
  
      而且在這個青年的帶領之下,他們居然成功的弄到的五艘大小不一的木船,可以容下諸人還寬松。這可是意料之外的事情,因為一路上去哪里找這么大的船只?
  
      如今剛剛好可以讓大家前行,心中高興,看著更是感覺越看越順眼。他是東關軍院最近這期的學員,皇帝把他派到自己身邊了,也是有幾分賞識和著重培養的意思。
  
      雖然依照皇帝的意思安排,但是從來沒有刻意照顧某個人,反而彭驄首先便是慣例任職自己的親衛。短短時間里他便脫穎而出,在前幾天邵州會戰時,成為自己手下一方翹楚。
  
      這次奔赴衡州馳援,本來路途并不遠。但是因為楚地多丘陵,行軍實在是困難。郭鏡依然帶著彭驄和幾個軍院學員,目的自然是磨礪這些人。
  
      本來郭鏡都是抱著試試的態度,因為人總是在磨礪中長大,郭鏡知道自己也是這么成長起來的。如今給彭驄這些人一個機會,就是對他們最好的提拔,沒有想到彭驄居然真的成功了。
  
      因為征集船只的事情,即使提前派人出來聯絡,隊伍還是在湖山附近耽誤了近一個時辰。可是如今有船順水而下衡州,這一路上自然比陸路快上許多。
  
      當真是磨刀不費砍材功。
  
      其實當然要說趕赴衡州城,還有另外一種方法,如今自然卻有些不現實。那就是如果大家都有快馬代步的話,自然也可以快速到達衡州城。
  
      自五代朱溫代唐以來,沒有能夠統一全國。各地藩鎮諸侯割據自立,大家對這戰略物資馬匹,可是格外著緊和禁止流通。而楚地地處邊境以外,塞外的良馬難以得到,所以想在楚地覓馬,無異于難上加難。
  
      當然自入楚發展以來,郭鏡包括在楚西乃至周邊,不斷的對楚軍發動攻城略地、強取豪奪,在楚地搜刮的也不足一百匹。這對于本來就缺少馬匹的周行逢來說,更是緊張的無以復加。
  
      馬在內陸藩鎮實在是個稀罕物,全國當初產良馬的地方,最佳自然來自于塞外。如今北地契丹建立遼國,不但對中原造成了巨大的壓力,更是嚴厲控制了馬匹的外流。
  
      而唐國能夠在南方諸鎮里,兵力排行第一,就是因為它和遼國算是盟友。如今楚地的馬匹,大多數來自于馬楚當年的馬匹后代,還有當初唐軍攻入楚地后,所留下的一些馬匹。
  
      馬匹極難馴養,尤其在內地和丘陵這些地方。楚地的牧場本來在邵州附近有一處,在永州附近有一處。永州附近的牧場已經被何逍遙何過所占領,郭鏡正在計劃搶奪邵州的馬場。
  
      邵州牧場守衛森嚴,邵州刺史潘松這次戰敗,就是率人逃往了牧場附近。郭鏡因為馳援衡州城,雖然派遣了人去騷擾,但是還沒有親自前去攻奪,因為郭鏡感覺時機未到。
  
      所以馬匹尤其作為戰略物資,在楚地更是藩鎮的禁肉,哪里能夠公然的出現在大眾手里。郭鏡雖然有這個想法,那也是只能想想而已罷了。
  
      郭鏡雖然在楚地有些囂張霸道,就是看中了周行逢四面受敵,無法靜心來圍剿自己,所以目前最大的任務就是不斷壯大自己。
  
      當初買通了蠻族自任了湘西王,畢竟楚地實際掌權者周行逢,那是無奈也沒有承認的。郭鏡雖然集聚了一些勢力在身邊,但是在楚地境內還是打游擊為主,就是有馬匹也不敢大肆牽出來溜達。
  
      如今中原各地藩鎮,雖然有著主導的軍閥,但是一定存在著各種大大小小的勢力。藩鎮和這些勢力之間,也保持著一種微妙的平衡。因為私下占據地盤,和公開和藩鎮作對,那完全就是兩個概念。
  
      如今的楚地比較特殊,不但有楚西各大蠻族的興起,也因為馬家的衰敗之后,楚地還沒有一個軍閥,可以真正的再次統領群雄。在皇帝劉繼興看來,楚地在不久的將來,就會淪為別的藩鎮的兼并。
  
      郭鏡隨著在楚地日久,對皇帝劉繼興的遠見,更是信服和認同。如今皇帝的布局還沒有完全,以及楚地周行逢給予的壓力,也還沒有達到最大的情況下,郭鏡是不會把自己過早推到臺前的。
  
      楚地在馬殷手里的時候,看起來是一個完整的藩鎮,到了馬殷子弟手里后,楚西蠻族首先便分離了出去,繼而便被唐國一個邊鎬就完全的攪亂。
  
      如今到了周行逢的手里,說的好聽他是中原認可的藩鎮,說的難聽就只是一個勢力聯合藩鎮。

招彩票销售员